欢迎 数据用户登录   数据用户注册 | English | 访员中心
当前位置: 首页 >  实地风采

【实地撷英】四川1队:孃(niāng)孃说

原创: 四川1队 中国健康与养老追踪调查CHARLS 7月12日

                                                        ……

                                             I can see you hurting

                                       I've been through the same thing

                                              Baby don't you worry

                                                     I got you

                                                        ……


                                                          ——《I Got You》Bebe Rexha - I Got You

在一个学期漫长的准备后,我们终于踏上了实地访问的旅程。出发前,对于实地有过各种好好坏坏的设想,入户的策略、问卷的细节、吃穿住行都讨论和畅想过许多遍。然而万万没想到,实地最先给我们下马威的不是之前以为的冷漠抗拒的访户或者艰难恶劣的条件,而是方言。

队中大部分同学都来自西南地区,即便家乡方言说得不够熟练,听懂还是完全不成问题的。在访问地确定是四川宜宾后,方言似乎也并未成为我们关注的重点:川渝同学表示宜宾话就是四川话,应该可以carry;云贵湘同学表示西南官话大概有相通之处,不虚不虚;再加上“访户起码的普通话应该还是听得懂吧”这一安慰加成——大家内心 :和访户交流也不会有什么问题吧?

然而,实地骨感的现实告诉我们:宜宾话不是四川话、四川话不是西南官话、“乡巴巴头没得人讲普通话”。全队猝不及防地进入战斗模式:

                                              **挑战用户:云南人**

图片描述

在正式开始访问之前,一直觉得云南话和四川话差不了多少,在宿舍和四川舍友也可以用方言无障碍交流,但正式开始访问之后:

孃孃(niāng,四川话里的“阿姨”):“问是好多哇?”

我:“啊不多不多,是问有多孃孃少?”

孃孃:“那就是有好多哇?”

我:???

(慢慢才反应过来“好多”表示疑问的“多少”)

后来,知道了“吃药”叫“吃圆子”;“猫儿”叫“me儿”;“手肘”叫“手倒拐儿”;老人分“老儿”和“老姨姨”……

比起方言不通更困难的,是当发现以普通话为底的问卷问题设计,与方言的理解系统无法兼容的时候。比如:

我:“孃孃,对今年空气满不满意哇?”(内心:这山清水秀的应该非常满意了吧)

孃孃:“不满意,下了好多天雨包谷都烂完喽。”

我:“孃孃,沙漠里面身上长刺的植物是啥子晓不晓得?”

孃孃:“啥子里透?懂不到懂不到!”

还有终极杀手“胳膊”和“木屋”,访户几乎无法访别我们在说什么他们也很难读出来,现在大家听过“国博”“怒屋”还有各种奇怪的腔调(因为问的访户基本都不识字所以都是先读词o(╥﹏╥)o)

后来当队里的绵阳同学,重庆同学,不会说宜宾话的宜宾同学在说四川话的时候,都被受访者说过“不要和我们说普通话,懂不到”,我就释然了o(*≧▽≦)ツ ~

                                                 **挑战用户:重庆人**

图片描述

作为一个假的四川人,和正宗的四川人讲话不免有点心虚。我记得(dei)在和第一个叔叔做财务模块的时候,费尽心思,搜索各种用词,死了n多脑细胞才搞秤头(搞定)。最后才总结出一个典型的对话方式,叔叔阿姨们真是健谈的很。

问:”叔叔,你屋头有手机没得嘛?“

”手机还是有一个,快烂球了“

”那手机现在还值多少钱晓不晓得嘛?“

”值得(dei)到啥子钱嘛,值不到好多钱。“

“那如果要卖的话,卖的到好多钱,有个哈数没得嘛?“

“最多百(bei)十来块钱。”

财务模块各种财产不下二十来个,每次做这个地方就是一个灾难。另外就是,叔叔阿姨们那种迷之自信,也是让我醉醉的,如在健康模块。

问叔叔:“叔叔你认为你自己(guoren)的听力啷个样嘛?是很好嘞,好嘞,一般嘞,不好嘞,还是很不好嘞?”

“我听力好得很(明明叔叔一副听不清楚的样子,而我在卖力的三倍音量,和叔叔的耳朵的距离也是很近,这样的回答我也是很绝望啊!好想问问叔叔的自信是哪里来的,我也好想有。)”

“那是很好嘞还是好嘞?”

“好嘞(我是好累,麻烦帮我踢一下凳子~)。”

经过这几天的访问和学习,我感觉自己的四川话无敌(傲娇脸,不服来战),让我对接下来的访问也充满了“叔叔的自信”(内心只想葛优躺)。

(不要拉我,我还能访问。)

                                                    **挑战用户:湖南人**

之前在报名的时候选自己的方言,我毫不犹豫的选了西南官话,还是熟练掌握…现在想想自己好像对西南官话有很深的误解……到了实地才发现,自己是全队唯一一个说不了西南话的人,因为G县地处云贵川交界处,所以小伙伴们的云南话和贵州话都可以勉强冒充一下G县话,然而我一个只能说塑普的弗兰人怕不是要完。

事实证明,是的……

从第一户的爷爷奶奶开始,我们就用听上去完全不同的两种语言在交流,还好爷爷奶奶很耐心,我听不懂的地方会给我重复几遍,虽然可能还是不太懂,但是通过手语和指示勉强能知道大致内容,半猜半蒙做完了问卷。后面几户也是这样,如果不是受访者真的很耐心,我大概是做不下去的。

还有印象很深的就是第一天在去的路上,大伙儿在面包车里进行宜宾话速成~年纪比较小的叫niāngniāng和shúshu,年纪比较大的叫pǒpó和yěyé,是的、可以要说“要得”等等等等。

图片描述

再有一些,爷爷在认知模块一直跟我说dòng bú dáo,我愣了半天发现爷爷是想说他听不懂…还有奶奶问我要不要chí chá,我还以为是嫌我做完了问卷还不走要赶我走,结果奶奶给我指了指水杯,才明白是想问我要不要喝水2333

一个月之后我大概也能冒充一下四川人了吧……

弗兰人在四川的漫漫艰辛路,未完待续~

总的来说: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们仍在努力。再记住几个调、学会几个词,明天说得就更像真的了!(捂脸笑)

作者 | 四川1队成员

图片 | 四川1队提供

简体中文 | 2018-11-29 14:58
北京大学 |  NIA |  NSFC |  国家发展研究院 |  中国社会科学调查中心 |  北京大学开放研究数据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