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 数据用户登录   数据用户注册 | English | 访员中心
当前位置: 首页 >  实地风采

【实地撷英】陕甘队:年轮

早上九点,车子驶上了高速,前往县城。路边的风景迅速向后散去。一瞬而过的树木,以及天空成片的白云,明明不是什么特定的场景,却莫名地与黄土地很相称。此情此景,将人拉回到过往与老人的悠悠言谈之中。

伤疤

想起了昨天的村历史座谈,一位爷爷总是笑而不语,只是偶尔插几句话。

似乎在每一个村居里,都有这样的爷爷——明明知道很多最终却保持缄默。他们不愿再过多地谈起往事,因为那始终是他们不能痊愈的伤疤。

我想到杨绛先生和钱钟书先生在经受苦难后的缄默。诚然——有的伤疤可以在漫长的岁月里慢慢愈合,有的却不能。

图片描述

遗忘

有的老人依然会愿意笑着跟我们聊起过去的岁月,笑中带泪,他们的眼神里满是岁月洗尽后的铅华。这些故事慢慢沉淀成回忆,或铭记或遗忘,我想老人们早已释然。

图片描述

虽然我们无法想象他们承受的伤痛,也无法体会那些经历给他们留下的阴影,所以对于老人的沉默与抗拒,我们选择尊重与祝福。

铭记

图片描述 离开村居的路上,我想到了更多。历史,在多大的比例上是用来被记录的,又在多大的比例上是要用来被遗忘的?许多历史终将被遗忘,而人们因此能够继续向前生活。

我想,这是CHARLS实地调研带给我的更深的体会——铭记历史的向度不是单一的。我们所做的不仅仅是记录历史,还应铭记那些历史中,伤疤般的沉默。

宽容、祝福与理解——我想这应该铭记在每个人心中。

简体中文 | 2016-10-14 19:13
北京大学 |  NIA |  NSFC |  国家发展研究院 |  中国社会科学调查中心 |  北京大学开放研究数据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