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 数据用户登录   数据用户注册 | English | 访员中心
当前位置: 首页 >  实地风采

【实地撷英】黑蒙队:最佳损友 | 引路人

最佳“损友”

晴丽的蓝天、明艳的暖阳,美好的天气似乎是为了迎接我们的村历史座谈,空气中弥漫着一片祥和。

1

从进村途中遭遇暴雨,到一点一点勾画梳理村历史,再到踩着烂泥巴到村民家进行口述史,我们两个在不知不觉中熟悉了这个村子,融入了这个村子,到现在,两个路痴可以轻易给人指出哪条路最短最好走,也可以滔滔不绝地讲出这个村历史上的分分合合。

更为重要的是,我们在这里感受到了老一辈人的友情。

在口述史过滤中,我们遇到了两个爷爷,一个住在村西头,身体不好,眼睛因为白内障而有些视力障碍,另一个住在村南头的爷爷听力不好,但身体十分硬朗,思路敏捷,爱开玩笑。

我们在接爷爷的路上还万分担心,生怕两个爷爷不认识而尴尬,出乎意料的是,两个老人不仅认识,还算是十几年没见面的亲戚。可是一见面就出现了让我们始料未及的情况。

“你们要问他啊,他能知道啥?”

“你还活着啊?我还以为你死了呢!”

我们感到了一丝紧张,以为两位老人家有过矛盾,这样会影响村座谈的效果,我和小伙伴都倒吸了一口凉气。不过,马上我们意识到是虚惊一场,原来“损友”这个词不仅仅存在于现在这个时代,也存在于过去老一辈人家中的友情中。

1

两位“最佳损友”完全充当了整场村座谈最欢乐的气氛调节员,村座谈在不知不觉中欢快地度过了。

一场村座谈,两位最佳损友。我们见证了老一辈的幽默和独特的情义。

路痴+路痴=草原看星星?

离京之前我心里想得最多的就是在荒郊野外迷路了怎么办,毕竟我对自己的路痴指数还是很有自信的,队友自然就是我心中的领路担当。

到了实地以后,我惊恐地发现,队友跟我是一家,是个不分东西南北的呆萌娃。我默默盘算万一哪天我俩走丢了是不是就要在草原上数星星了。

1

一号引路人

一号引路人是个八岁的小男孩,我们村居联系人的儿子。我们原本是去他们家找他爸爸的,结果扑了个空。

中午时分的太阳最烤人了,小男孩一听我们在跟他家人问路,就一脸期待的看着他妈妈,他妈妈也就顺势让他给我们引路了。这个小男孩一看就是常在沙土路上玩耍,走路快得我都有些跟不上。

1

最可爱的是,我们在半路碰见了他的小伙伴,他竟然叫上他的伙伴一起送我们去联系人家。两个小男孩一边好奇地打量我们一边又腼腆地不肯主动和我们说话。

送我们到目的地以后,他还贴心地跟我们重复了一遍回去的路,简直不能更感动。

二号引路人

二号引路人也是个小男孩,今年上五年级。这小子倒是个爱说话不怕生的,从听说我们要找村里的老人家聊聊天开始,就毫不掩饰他要给我们带路的热情。

从小出生长大的村子他再熟悉不过,谁家有狗谁家的杏最好吃他也是如数家珍。他一开始还好奇我们跟爷爷奶奶聊些什么,后来看我们口述做的太久,他直接趴在沙发上睡着了。

1

离开访户家叫醒他的时候我们俩还万分内疚,没想到这小子转头就说要跟我们合影留作纪念。我们俩也是哭笑不得。

三号引路人

三号引路人是个11岁的小姑娘,胖乎乎的十分讨人喜欢。

小姑娘对村子里的家家户户都熟悉得很,见到哪个都欢快地跟人家打招呼。她一会热情地介绍谁家栽了什么好吃的果树,一会又不知道从哪里掏出了一把瓜子请我们吃。

1

小姑娘好奇地问我和队友是不是最好的闺蜜,又问我们手里的平板值多少钱,对我们大大的CHARLS背包也是充满了疑问。我们跟老人对话时她还会大声帮我们在一旁喊,也会帮我们向老人解释项目的意义。

明天,你好!

我们走过了不同的区县村镇,认识了不同的人,除了印满岁月痕迹的老人们,就数这些孩子留给我们的印象最深。

他们生长在远离城区的地方,倔强又自由地活着,不会抱怨家中的生活条件,也不会露出戒备警惕的眼神,他们的身上有着黑土地的淳朴敦厚,也有着那个年龄段的天真可爱。

也许未来他们会选择不同的路,但我们会一直记得他们给我们引过的路,记得他们带我们走过的土地

1

简体中文 | 2016-08-08 15:48
北京大学 |  NIA |  NSFC |  国家发展研究院 |  中国社会科学调查中心 |  北京大学开放研究数据平台